您所在的位置:乌鲁木齐 > 投资理财 > 藏品市场 > 正文

高级青铜器上为何常有羊

  2015年,是金羊之年,而铜器自古又被称为“吉金”,虽是美好金属的美称,但也带着远古中华青铜时代的礼乐文明之光。因此,在这个新旧历的新年接踵而至的时候,我们来谈一谈青铜器上的羊,还是颇有意义的,也能讨上一些喜气。

  四羊方尊高峰背后的奇怪现象

  说起青铜器上的羊,大家最熟知的莫过于四羊方尊。1938年出土于湖南宁乡月牙铺的四羊方尊,属于商代晚期器物,高58.3厘米,口边长52.4厘米。仔细观察,可以看到方尊的器型及纹饰“大方口、长颈、折肩、浅腹、高圈足、四隅及每面中分线设有棱脊。颈饰蕉叶形龙纹及兽面。肩饰高浮雕的龙纹,圆雕的龙首突出于肩中部,龙体蜿蜒于器肩。器腹由四头大卷角羊合成,羊首耸于器肩四角,尊腹四隅为羊的前胸,四羊相合形成尊腹,羊腿置于圈足上,羊首饰雷纹,背及前胸饰鳞纹,两侧饰有优美的长冠凤纹。圈足饰龙纹”。


  四羊方尊,商朝晚期青铜礼器,祭祀用品。其每边边长为52.4厘米,高58.3厘米,重量34.5千克

  四羊方尊出土时间早,很快就进入中国美术史的范畴。当时,文博界与美术史界尚存合流之息,一批富学之士既懂艺术又通晓文物。四羊方尊一出世,就被文艺人士所知悉。现在几乎所有的美术史通史著作或者有关先秦艺术断代论著,都绕不开这件并不高巍的四羊方尊尽管比它高大的铜器有很多。一部接一部著论,使四羊方尊变成中国美术史乃至青铜鉴藏史中的一座高山。

  然而,这些论著仅是对四羊方尊进行简单空泛的描述。这就造成了一个奇怪现象:四羊方尊在中国美术史上被认为是一个高峰,却缺少有效的讨论,除去平实的描述外,就剩下无比拔高的赞美,如“器物造型设计与艺术装饰融于一体,精丽刚劲的纹饰代表了当时非凡的铸造艺术”,等等。

  造成这种奇怪现象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四羊方尊不属于中原铜器,铜尊器型又属于普通形制,更没有铭文,所以四羊方尊就较长时间缺席于考古学背景的青铜器研究之中。再加上它也不属于科学考古发现,所以不被视为传世铜器的范畴,因而重视不够。

  双羊尊器型抢动物形象的风头

  提起羊形的铜尊,还有一件器物值得一提。它就是双羊尊,同样出土于湖南宁乡,现藏于大英博物馆。铜尊羊头的口吻部较短,颌下蓄有羊须,不过是用铜器上的勾曲形起脊做成。羊角与头相比,显得大而弯曲,尖角上翘,颇为传神。双羊尊的筒形部分装饰有弦纹和略略凸起的兽面纹。而整个尊器的腹部却装饰有鳞纹,其腿部还专门饰有龙纹。双羊尊体量不算大,高45厘米,两羊相对而造,共塑成一个器腹;羊首上昂,逼真拟形,共腹中空,形成一个空腔用来盛酒。其上通一口,作为注酒的孔道。器物下部利用羊的足蹄作为器之四足,承担整件尊器的重量。


  双羊尊,商代晚期的容酒器。通高45厘米,筒形口,腹为双羊前躯相背状,现藏于大英博物馆

  双羊尊的造型特点是器型与动物形象保持独立,每只羊只选取前肢组成器物主体。这种截取动物素材使得羊的形象在整个器物中并不完整,甚至造成器形抢占动物形象之势,而没有顾及动物形象的完整性。而从另一个方面讲,在器物造型上,寓羊于形的手法就显得更为自由,其设计理念比四羊方尊更先进。大英博物馆的双羊尊是两个动物形象之间的借腹,四羊方尊则是在借足,其手法就是浅浮雕,而双羊尊则开启了圆雕之路。

  两件重要的羊形铜器都与尊有关,可见尊与羊之间存在某种联系。尊,从古文字的字形上来看,是在高阜上放置酒尊,有些字形还生动地表示出酒液因置地不稳而洒出的情形。这表明尊被用来祭山或祭天。羊在上古之时,与牛、猪共称为“三牢”(古代祭祀所用牺牲,行祭前需先饲养于牢,故这类牺牲称为牢,又根据牺牲搭配的种类不同而有太牢、少牢之分),乃是祭祀大礼的用享。这三种家畜在当时比较珍贵,因此作为用享以示尊隆,牛被用来耕种甚至参与战争,所以只在太牢中使用,而在较低等级少牢礼中却只用猪和羊。即便如此,这也是弥足珍贵之物。比如在一部记载鲁国历史文献的《左传》中,有着“祭以特羊,殷以少牢”这样的说法,杜预又做了注解,“四时祀以一羊,三年盛祭以羊、豕,殷,盛也”。也就是说,平常日子如果祭祀的话,只用一只羊祭祀,这也可能是家畜数量较少的缘故吧。到了三年一届的盛大祭祀,才使用羊与猪一起配合形成“少牢”来祭祀上天或祖先。可见在平常日子里,人们使用羊来祭祀是常有的事。这一常有的事也传播到当时相对偏远的湖南地区。由于位置偏僻,所以人们对羊形的运用也就没那么多条条框框和限制,这些羊形也就更“自由”地出现在高等级的铜器上。这种铜器既显示主人的身份地位,又增添了浓郁的生活气息。湖南地区出土过许多与羊有关的铜器,并不仅有四羊方尊和双羊尊但这两件最为有名,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,“从器形、纹饰特征来看,湖南东北区域的羊器,器形大,羊首突出,形象更逼真,又铸塑在重器之上,其肩部羊、鸟或羊、龙并立,器形多为尊”。以往限于容庚等提出的“尊在礼器中,仅次于鼎,尊所以盛齐酒,用之于奉献”的说法,很直接地就把带有羊形的器物认定为是芈姓部族沟通人间与天地、先祖之间关系的奉献品。现在我们认为,羊形更多服务于器形,“湖南东北区域出土的带有羊纹饰的青铜器都出自窖藏,多为单件出土,且多出自山顶、山麓、河边。它们可能是当时人们祭祀山川、湖泊、风雨、星辰而留下的遗物。殷墟的铜器大多数出土于墓葬或祭祀遗址,常常同时出土很多件”。


  商代晚期羊首勺,通长17.5厘米,深4.8厘米,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

  除了四羊方尊和双羊尊,青铜器中还有一件艺术瑰宝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的羊首勺。由于此勺和酒器伴着出土,所以学者认为它是舀酒器。但其勺体比通常所见的舀酒器深,而更为特别的是,在长不过盈尺的勺柄上竟铸有三种不同的动物形象。勺柄端铸有一个长着一对盘角的绵羊头,勺柄上铸有一只老虎正在追赶一只小山羊。勺在青铜器中比较少见,而造型别致、制作精美、设计新颖的羊首勺,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。

今日推荐更多>>

    <%#d1.jrrj %>

图说天下 更多>>

    <%#d1.tptj %>

微新闻 更多>>

    <%#d1.xwtj %>
新ICP备10001213号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新)字第66号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(3110483)
Copyright © 2004 - 2014 www.wlmqwb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 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和镜像